新浪微博|申请入会
搜索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商会服务>法律法规

工程发承包应合法、双方非法约定无效

发布时间:2013-11-29

案情介绍:

201276日,佛山市南海某公司(以下简称甲方)与梁某某(下称乙方)签订《承包协议》,约定:甲方将厂房上盖改造工程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乙方,按每平方米11元计算报酬……之后,梁某某将上述工程转包给岑某某(下称丙方),后丙方雇请了吴某某、黄某某等工人对上述工程进行施工,其中吴某某在工程中负责安装顶棚瓦片的固定工作。2012720日,吴某某在固定旧厂房顶棚瓦片过程中从高处跌落致头部等多处受伤,工作中吴某某未佩戴安全防护用品。

事故发生后,吴某某随即被送往佛山市南海区大沥医院急诊科ICU病房住院治疗,201295日,吴某某因特重型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现吴某某父亲、母亲起诉到南海法院,要求甲方、乙方、丙方支付医疗费、误工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赔偿款共1164975.69元人民币。

 

司法评判:

本案被告丙方辨称:第一,丙方并不是所谓的承包人,丙方按天数向乙方领取工资,实际只是乙方手下的一名工头。第二,死者作为一名成年人,在明知自已没有相关资质、没有准备任何安全设施的情况下贸然施工,对于悲剧的产生,死者自身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应当承担部分损失。第三,对相关赔偿费用有异议。

本案被告乙方辩称:乙方从甲方处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接工程后,转包给丙方,丙方再雇请吴某某施工,因此,吴某某并非乙方雇请的人员,故乙方对其损害不应承担责任。

笔者代理甲方参加本次诉讼并提出如下观点:第一,甲方与乙方是承揽关系,承揽人以自己的风险独立完成合同,定作人对此不承担风险,所以甲方不应作为本案的赔偿责任主体。第二,事故发生前,甲方的安全监管人员邝某某曾多次指责包括吴某某在内的工作人员没带安全帽和系安全带的行为,已经尽到安全注意提示义务,而是吴某某自身严重违反安全注意义务。第三,甲方与承包乙方签订的《改造工程承包协议》中约定“……进场施工人员必须注意施工及用电安全,需按照高空作业等规范进行施工,必须佩带安全带、安全帽等防护用品。如有违反立即停工……施工安全责任:施工期间的一切安全事故均由乙方(梁某某)负责,甲方(发包公司)不负任何责任”,故甲方已经尽了安全防范的主要义务,吴某某的死亡与甲方没有直接关系,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第四,对吴某某赔偿费用有异议,严重超出依法应计的数额。

法院根据本案证据和各方陈述对本案事实查明后认为:第一,吴某某在从事建筑工作已超过两年时间,应清楚在高空作业时自己所需注意的事项,但吴某某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并为采取有效防护措施,也未尽到足够的谨慎注意义务而导致从高空坠落受伤并死亡,其自身存在一定过错。第二,岑某某(即丙方)作为雇主,是接受劳务的一方,其在实际工作中不但没有为施工雇员提供足以保证人身安全的保护措施,亦没有对雇员履行合理的监管、管理义务,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的过错。第三,梁某某(即乙方)在明知岑某某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情况下,仍将工程发包给岑某某,且未采取切实有效的安全措施,亦没有尽到应尽的监督义务,故其对事故的发生亦有相应的过错。第四,南海某公司(即发包方,甲方)在明知梁某某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情况下,仍将工程发包给梁某某,虽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了相关的安全施工规定及风险责任分担,但其未采取切实有效的安全措施防止事故的发生,亦没有尽到切实有效的监督义务,故其对事故的发生亦有相应的过错,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法院最终判决岑某某赔偿吴某父、吴某母医疗费、误工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共202211.1人民币。梁某某对岑某某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南海某公司对梁某某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防范对策:

本案的问题出在哪?虽然甲方与乙方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也详细约定了风险责任,为什么甲方仍然要承担事故责任?不难看出本案问题就在于:第一、工程被多次发包转包分包,而后手当事人一个比一个不规范;第二、承接工程主体是否具备资质与资格是关键,也是工程合同的首要问题。

本案代理律师建议:第一、凡是涉及工程发包承包必须选择具备资质的单位作为合同主体,虽然代价会高点,但宁愿贵点,不应冒风险;第二、凡是工程都有一定的复杂性,不仅业务本身复杂、法律关系也复杂,当事各方应该聘请法律专业人士参与业务洽谈并制定或修改相关合同,约定各方的权利义务。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镇狮城路2号风尚蓝湾写字楼6楼 邮编:528225 电话:(0757)86680062 86630668 传真:(0757)86638328 邮箱:1035319180@qq.com
官方微博
二维码